当前位置:主页 > 项目动态 > 媒体报道 >

独家!杭州湾如何改善空气质量?石化园区和港口污染排放需重点管控

2022年08月16日

杭州湾地处长江经济带、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等多个国家战略交汇区,地理位置重要,发展潜力巨大,但同时也是环境治理最为复杂的区域之一。

“杭州湾地区目前有四大石化生产基地、五大机场、两大国际港口,是工业集中区、航运枢纽区,固定源和移动源排放非常集中。如何进行精细化管理,对浙江、上海来说都是很大挑战。”在8月12日亚洲清洁空气中心、上海市环境监测中心共同主办的2022杭州湾大气污染与温室气体协同控制研讨会上,华东理工大学教授修光利提到了杭州湾环境治理的独特性。

“如何通过大气污染物和温室气体的协同减排,实现空气质量改善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不仅对于杭州湾地区意义重大,对于整个长三角区域乃至全国都有着重要的示范和借鉴意义。”上海市生态环境局科技处处长施敏说。

抓好石化行业VOCs无组织排放治理至关重要

近年来,杭州湾地区环境空气质量整体改善,二氧化硫稳定在较低浓度,各城市PM2.5下降明显、均达到国家二级标准。二氧化氮浓度虽然总体下降,但与投入相比,下降幅度并不明显,臭氧浓度总体来看更是波动上升。尤其是今年1—7月,几个典型城市臭氧浓度升高幅度在整个长三角区域位居前列。

是什么原因造成杭州湾臭氧污染的严峻形势?作为形成臭氧污染的前体物,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物在杭州湾的排放情况如何?

在修光利看来,过去十年,尽管杭州湾北岸地区挥发性有机物浓度已经下降至少40%,但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石化比较集中的区域相比,整体浓度还是较高。“这个区域的臭氧污染,跟产业结构有很大关系。石化化工VOCs排放每年约30万吨,占长三角区域石化化工行业的43%,跨省界VOCs传输影响明显。产业集聚次生的船舶和公路货运氮氧化物排放量增高。此外,精细化工行业VOCs的管控也需要进一步加强。”

近年来,杭州湾地区积极开展挥发性有机物减排工作。《浙江省“十四五”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治理方案》等文件中,明确将环杭州湾作为重点区域,将石化、化工、工业涂装等作为重点行业。但是也有研究表明,在VOCs治理设施的稳定、有效运行方面,特别是无组织排放的收集方面仍然或多或少存在问题。根据估算,设备泄漏带来的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量占石化行业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9.9%。因此,修光利建议,杭州湾地区要尽快统一无组织排放控制的技术要求,特别是要将设备泄漏、火炬排放以及储罐这种无组织排放作为重要的管控环节。

要做好无组织排放治理,就需要更新源谱库,反映企业排放的特征。“如果排放源谱能够实现精细化、动态化更新,就能够准确预警、预报、追溯污染物的来源,为杭州湾地区石化行业的精细化管控奠定基础。”修光利说。

高度认识港口减污降碳协同增效的重要性

港口及航运业的快速发展,在给贸易运输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区域空气质量改善带来巨大压力。杭州湾地区拥有宁波舟山港、洋山港这两大国际港口,吞吐量位居世界前列,港口及船舶排放成为大气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来源之一。

在减污降碳双重目标下,如何选择综合措施,以达到减排效果最优、成本最优的效果,是我国港口共同面临的挑战。研讨会上,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彭传圣介绍了发达国家港口减污降碳的实践经验,以期为我国相关工作的开展提供借鉴。

比如,美国每年进出货物价值最高的加州圣佩德罗湾港口,由洛杉矶港和长滩港构成,两个港口虽然地处不同城市,但在《圣佩德罗湾清洁空气行动计划》的指导下,共同开展减污降碳行动。再如,欧洲主要港口、比利时最大海港安特卫普港发起先锋联盟。先锋联盟开展了一系列减少污染物排放的行动,包括生产、利用可再生能源,采用电动、氢能和甲醇汽车,改造建筑和供热网络以提高能源效率,在基础设施建设中应用循环经济,应用数字平台确保车辆、船舶和集装箱的最佳流动,从而减少碳排放。日本东京湾港口通过使用绿电,也获得了明显的空气质量改善效果。

彭传圣认为,发达国家港口的减污降碳措施可带来4点启示。

一要对港口的认识更加理性。要认识到航运业是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减少污染物排放方面能够发挥巨大作用,因此要从战略高度进行布局。

二要坚持系统思维,综合施策。不能将港口当作独立存在的个体,要视其为物流链上的节点,强调整个运输系统的减污降碳。比如,不仅要升级港口设备排放控制标准、提升集疏运车辆排放控制要求等,还要考虑远洋船舶,要求靠港船舶使用岸电等。

三要制定适当的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与国家或地方政府的目标相一致,不能好高骛远。

四要坚持协同治理。港口减污降碳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无法仅靠港口自身完成,需要国家、地方政府、相关部门、企业和社会资本等多方面的投入。只有形成合力,才能更好实现杭州湾地区减污降碳协同增效。

作者:中国环境报记者宋杨

来源:中国环境报

点击此链接,查看环境报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