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国际能源署署长:中国应精心设计能源组合
发布时间:2016-09-22 16:49
       (作者:崔筝)

      在治理空气污染、应对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中国应如何调整能源结构设定能源组合、制定能源政策?如何在保障用能安全、经济发展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减排污染物和温室气体?

      近日,财新记者在亚洲清洁空气中心主办的第九届“更好空气大会”期间专访了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尓(Fatih Birol)。其间,他谈到了亚洲城市所面临的空气污染问题,肯定了中国的成就,也谈及中国在煤炭消耗、核能应用和可再生能源方面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财新记者:本届更好空气大会暨世界清洁空气大会的主题是“城市清洁空气”,你认为,治理空气污染,从能源使用角度上来说,中国城市面临着哪些挑战?

      比罗尓:如今,全世界每年有650万例过早死亡,与使用能源造成的空气污染有关。在所有过早死亡的风险因素中,空气污染排第四位。我们所说的使用能源,包括小汽车、卡车的排放,火电厂排放和工厂排放等。

      中国是面临城市空气污染挑战的国家之一。首先,我们需要有正确的政策选择。再者,执行能源能源政策分为几个部分,一方面,新建发电厂需要以可再 生能源,以及提高能源效率方面为重点,另一方面,对于现存的使用问题需要采取新的管理措施。例如小汽车的使用,需要装尾气处理装置,以减少污染影响;而对 于发电厂,则需要装强制废气处理装置,否则不予运行。第三,这些管理措施的执行需要严加监督,违法行为需要及时处罚。

      在中国,新建可再生能源的成绩非常显著,堪称世界领先,然而,中国目前面对的最大问题是煤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煤耗正在缓慢地、但确定地下降,但还需更多努力,尤其是在新建火电厂的控制方面,中国的新建火电必须要保证能效。

      财新记者:的确,中国目前的能源结构仍以煤炭为主,您认为未来能源结构应该怎样设计?

      比罗尓:根据我们的数据,在中国,每年有200万过早死亡与使用能源有关,但中国政府的政策现在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中国的能源政策需要基于现实,如今,中国仍有三分之二的能源来源于煤炭,因此让中国迅速完全淘汰煤炭是不可能的。

      在煤炭方面,我认为,为了中国自己的经济、社会、环境等利益来选择,煤炭所在的比重应该下降,中国政府应该逐步淘汰能效较低的煤火电厂。如果还计划再建新的火电厂,有关部门应该意识到,在未来,当可再生能源越来越强,火电厂将经受很大挑战。

      当然,中国的风电和太阳能发展得虽然很好,但也面临挑战,即稳定性问题——风电和光伏发电如何能够进入电力系统,并保证电力系统的稳定性。

      因此对于中国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在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同时,还需要其他形式的能源来源,例如天然气,核能,或是煤电。在没有阳光、风的日子里,居民们仍然需要能享受源源不断的电力,我们不能仅靠自然的恩赐。

      再生能源在全世界所面临的挑战是一样的,两大问题是成本,和联网问题。

      财新记者:中国去年正式成为国际能源署的联盟国,未来国际能源署能够在中国能源结构转型方面做哪些工作?

      比罗尓:在过去的15年中,中国在全世界的能源版图上的表现显著,中国是最主要的消耗者之一,目前也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并且在持续增长。

      在非洲,如今,三分之一的电力都带有中国印记,在非洲,电力非常重要,6.5亿人们仍然没有电力。
     
      然而,中国当局需要精心设计能源组合,需要做到经济、清洁、可靠。而设计能源组合也正是我们国际能源署的专业所在,我们也将在中国开展一系列活动,关于电力联网、成本经济。

      国际能源署目前有29个成员国,包括美国,加拿大,所有的欧洲国家,日本,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当我刚开始接下这个工作时,我将国际能源署的工作目标定为,在新兴国家中打开大门,亚洲是我们的重点。我上任后第一个到访的国家就是中国,这也显示了我们工作的重点。

      对于空气污染来说,IEA成员国多年来积累了很多经验,在我看来,对很多亚洲城市来说,空气污染是最大的挑战。但重要的是,解决空气污染问题,并不需要去寻找新的技术,只需要制定合适的政策并且执行,而这些政策已经在许多国家执行,其结果也经受住了考验。

      所以IEA在做的事情是,将我们成员国的经验提供给亚洲国家。举例来说,在印度,我们与高层接触。印度的情况与世界多地不同,其煤耗依然在增长。印度对于治理空气污染非常积极,在取消柴油补贴方面作了很多工作,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计划也很大,但离问题解决还很远。

      对于中国,印度,以及许多东盟国家,印尼,泰国等,我们在给政府提供解决空气污染问题建议。在我们的报告中,不仅有统计数据,还给每个国家建议了具体的解决方法。

      财新记者:如何看待核电发展的问题?

      比罗尓:在福岛事故之后,全球的核电发展都进入了冬季,我希望所有国家都能从福岛事故吸取教训,将安全作为核电发展的第一要务。 国际能源署并没有偏好的能源领域,如果一个国家选择发展核电,例如中国,我们认为,首先应该关注安全问题,第二,选择合适的技术,第三,每个国家需要有一 个独立的机构来确保核电站的运作符合标准。

      当然核电站的优点在于,它不会排放二氧化碳,有利于应对气候变化。

      如今,中国在修建的核电站占据世界总数的一半,不仅是在中国国内,在国际的核电版图上,中国也已经是重要的角色。在市场上,中国的核电站价格较 其他竞争对手更低。5年之前,欧美等发达地区的核电业也许会惊讶于中国今天核电方面取得的成就,就像是在光伏等领域取得的成就也让他们惊叹一样。

      中国的能源行业在过去几年实现了“边学边做”(learning by doing),做得多了,也就从中学会了如何降低成本。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安全。

      财新记者:核电站所产生的核废料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比罗尓:核废料的处理不仅仅是中国的难题,也是全球的难题,从我所居住的法国,美国,到已经宣布弃核的德国。关于如何处理核废料,有许多的科学研究正在进行,我认为这个难题将来应该会被解决,但在目前还是我们应该重视的问题。

      财新记者:在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不断下降的今天,发展核电还有必要吗?

      比罗尓:如今,可再生能源的成本确实在不断下降,首先是水电,中国在水电方面是领军国家,此外,还有太阳能、风能,我们已经能够看到显著的成本下降,在过去的五年中,光伏电的价格下降了80%,而风电的价格下降了50%。

       可再生能源现在已经不再是浪漫故事,而是成为了真正的主流生意,在许多国家占据重要的能源份额。2015年的数据显示,全世界90%新增的发电厂都是可再生能源。

      然而,只靠可再生能源并不能解决我们的能源问题,我们还是需要其他形式的能源,作为补充,有的国家选择核电,有的选择天然气,每个国家都应该找到适合自己的最优组合。

      我认为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安全、成熟且成本合算的核电也许是选择之一。

      文章来源:财新网

 
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2015 亚洲清洁空气中心 京ICP备18042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