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广东试水“绿色货运”解货运业节能减排难题
发布时间:2015-10-03 11:44
     作者:史江鑫 中国网能源频道
       时间:2011-05-30

       记者日前从广东省交通运输厅绿色货运项目办公室获悉,由广东省交通运输厅牵头,会同财政、发展改革、经信、环保、公安等厅(委)共同实施的广东省绿色货运项目已进入具体实施阶段,项目将通过开展绿色货车技术改造、甩挂运输、物流交易信息平台三个示范项目来改善广东省货车运输的燃油经济性,减少污染排放,探索货运行业节能减排的制度创新。预计项目实施后,可在2009年基础上实现每年二氧化碳减排13万吨。

       据悉,该项目在筹备过程中得到了国家交通运输部、财政部、世界银行和亚洲清洁空气行动中心(CAI-Asia)的支持,以及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CSS等国际机构和组织的技术协助。2011年4月12日项目正式通过全球环境基金和世行的评审,并获得了全球环境基金(GEF)420万美元资助。按照项目整体计划,示范工作分实施准备、示范实施、总结评估三个阶段进行,项目周期为48个月,预计2014年12月完成。

     “绿色货车技术示范项目分两期进行,首期示范将按照既定的技术组合方案遴选货运(物流)企业参加,示范车辆为335辆,今年12月前完成筹备工作,2012年1月起正式开始实施;后期示范由企业自主选择绿色货车技术参与,示范车辆预计为900辆。”广东省交通运输厅绿色货运项目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甩挂运输的示范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要结合国家交通运输部甩挂运输试点方案,以大型物流企业为重点,用3年时间完成甩挂运输的示范;物流交易平台将选择广东省具有代表性的运营企业,对其现有物流交易信息平台进行升级改造,实现广东省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对接,在2014年底前,基本实现扩大服务范围和提升撮合交易量等示范目标”。

       据了解,广东省绿色货运项目属全国首个绿色货运示范项目。旨在通过该项目来推广先进车辆节能减排技术,提高货运企业组织化程度和信息化水平,并将推进全国道路运输行业节能减排和转型升级。

中国货运离“绿色”究竟有多远?
       我国道路运输建设中绿色货运的工作刚刚起步,集约化程度低、技术化水平低,运输效率低,单位能耗高是目前的突出表现。且我国大部分车辆的排放还在停留在国Ⅰ、国Ⅱ标准,与国外差距很大。

       据了解,目前中国约有1000万辆卡车处运行状态,占国内汽车总量的1/4以上。2007年12月8日《纽约时报》一篇名为《卡车牵引中国的经济,但付出了窒息的代价》的文章中指出,中国卡车所用柴油的硫含量是美国大多数柴油机所用柴油的130多倍。

       美国能源基金会交通项目主管龚慧明认为,中国柴油质量差,长期滞后于节能减排的需求。目前,国内绝大部分使用的柴油标准仍然是轻柴油标准,虽然新的轻柴油质量标准定于今年7月1日实施,即硫含量不大于2000ppm(2000mg/l),氧化安定性、总不溶物不大于2.5mg/100ml,十六烷值不小于45,但这与国际标准仍有一定的差距。

       此外,“空驶”也是货运行业最为头疼的问题,美国环保局官署(EPA)官员巴迪指出,“根据我们调查报告显示,每年“空驶”浪费的燃油,相当于丢弃10亿桶石油。” 可是要清除这些卡车货运中的高污染、高能耗问题很难。目前国际比较先进的经验是美国环保署正在组织实施的smartway项目,就是通过货运方、货车制造商、技术供应商之间合作,建设一个绿色货运体系。中国也在积极探索适合自己的绿色货运道路。

       日前,交通运输部出台的道路运输业“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十二五’期间,在全国组织开展5批、约200家运输企业参与的甩挂运输试点工程。使试点企业‘十二五’末牵引车与半挂车比例达到1:3”。中国目前的这一比例仅为1:1.2,牵引车仅有18万台,而美国是1:3,新加坡则高达1:7。

       交通部运输司副司长徐亚华在5月23日的首届中国绿色货运论坛上也表示,为促进“十二五”期间道路节能减排工作的进行,国家将从积极鼓励发展甩挂运输、建立严格的燃油消耗准入机制、淘汰高油耗汽车、优化车辆运力结构、加强运输体制的组织和管理等五方面来开展工作。

       “初步预算,如果全国道路货运业中甩挂运输装备比重提高到10%,每年将节省燃油约300-400万吨标煤,相应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50-850万吨,交通部发布的《公路水路交通运输行业节能减排十二五规划》中,将公路甩挂运输节能减排试点工程列入重点工程之一,政府对相关企业将给予政策支持”,徐亚华说。

美国的SmartWay在中国能复制吗?
       SmartWay是美国环保总署和运输行业自愿性的合作项目,意在通过运用先进的运输节能技术,减少燃料消耗、温室气体和其它有害气体排放。其目标是到2012年每年降低3300万吨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的排放,每年减排20万吨。

     “目前,全球道路运输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占世界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1/4,”美国环保局官员巴迪在论坛上说,“美国的smartway项目可以对技术进行认证,并进行市场推广。目前smartway在全球拥有3000多家合作方,包括美国航空公司,100多个大型货运公司,以及其他的物流公司、国际用货方等。在减排方面每年约节省500万桶左右的原油,节约60亿美元的燃料。”

       据介绍,SmartWay项目中,政府将在发货人和承货人之间建立起非常强劲的联系作用,通过提供量化资料、服务,减少空驶、库压库存等,促进更有效率的物流发展。此外,SmartWay项目本身还能帮助企业做无形推广和宣传,这也是吸引很多品牌公司加入的重要原因之一。并通过帮助承运方进行货车或者其他设备的技术节能改造,实现节能与减排。

       但是,中国民生银行交通运输部经理刘海涛认为,从成本上考虑,进口整套国外节能设备的价格如果超过了卡车本身的价格的话,企业的投资将非常困难。比如,一辆约几十万卡车,却给它装备高达几万甚至几百万的节能设备,企业肯定是不愿意花这个钱的,即使你告诉他中远期可以回收成本。这是目前这中绿色货运的技术在中国很难推广的关键。

如何破解绿色货运技术纷争?
       作为广州绿色货运项目的技术设备供应方之一的东莞市蔡记玻璃钢有限公司,目前,已经研制出一些适合中国货运的节能设备。总经理蔡明轩告诉记者,公司从2009年起开始研制并生产货车节能设备,目前在车厢导流罩、车头导流罩、轮胎护板导流罩等方面已具备技术与成本优势,并向奔驰、江铃、福田等货车销售部门及德邦、中集、新大洲等高油耗的物流公司提供导流罩的安装、维修等服务。

       一直为高油耗、高油价困扰的新大洲物流有限公司汽车维修站负责人邓久宾在接受中国网能源频道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说,“目前公司已有30辆跑长途的半挂车进行了节能改造,节能效果比较好的一个是‘导流罩’,百公里可省油3.5升。比如,从上海到广州3500公里的来回路程,可省油122.5升,按照现在7.8元/升的油价算,可节省955.5元人民币”;“另一个是使用真空轮胎,较普通轮胎可节能1-2%,百公里省油0.5升。”据邓久宾透露,一套设备的成本约6000元左右,但是较之前可节能13%,百公里省油5升,大约3个月的时间回收成本。在油价居高不下的情况下,省油或许对于物流企业来说更迫切一些。

       而美国的CSS组织资深运输咨询专家乔·史密斯则表示,绿色货运除了技术改造重要外,对卡车司机的培训也很关键,因为卡车司机接受培训后会告诉他们的老板,轮胎加多少气可以减少阻力等等。

     “如果汽车以每小时80公里的平均速度在公路上行驶的话,车辆的30%左右的油耗将用来克服轮胎滚动阻力”,佳通轮胎公司中国市场销售部主任成博文(Chris Bloor)也指出,“卡车的油耗主要受到空气阻力、机械阻力、轮胎滚动阻力等方面的影响。这就需要一些技术进行改造。”

       而刘海涛却说,“去年我们调研发现,并非只有国外的节能设备是最先进的,国内也有很多前端的节能设备,像轮胎、玻璃钢等方面的节能技术。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要通过银行融资,进口国外昂贵的节能设备?”

       此外,货运超载的现象在中国非常普遍,15吨的卡车可能会运输40吨的货,因为中国货运主面临着“超载罚款,不超载便赔本”的生存困境,“所以中国的货运主,宁愿使用二手的轮胎,一个轮胎在中国的卡车上使用多久是很难想象的”,刘海涛说,“绿色货运技术在中国市场很难推广。”

融资是绿色货运最大的发展难题?
       参与广东省绿色货运项目的世界银行交通专家方可大吐苦水:在广东省绿色货运的示范项目中,本来计划依靠全球环境基金会400多万美元的支持来撬动国内商业贷款,并讨论通过基金或者非银行性的金融机构来给相关中小型物流企业提供一些帮助,但是准备过程中却发现国家对此的管理非常严格。

     “目前货运行业在交通领域属于产业下游,这种下游主要是以个体和中小型企业为主。不仅货运行业,任何经济体系的产业下游都存在融资困难”。民生银行的刘海涛直言,“目前的经济情况下,货运方承担着高昂的成本,其中包括:燃油成本、交通过路费成本、人员成本、行政成本等,这些因素都是造成其每年利润率不高的原因。这种情况下,如果让货运方拿出一部分钱花在购买技术设备上,未来一段时间内会获得收益,可能是比较困难的,民生银行也正是基于此考虑而放弃加入合作。

       据介绍,亚洲清洁空气行动中心等在2009年曾对广东省的卡车货运行业进行了随机抽样调查,并就项目的经济效益、回报期等内容向一些卡车公司进行量化说明。结果发现,企业对项目很感兴趣,但是,大部分企业也提出回报期太长,前期投入大的问题。

       而在对中国的11家银行做的市场调查中,尽管他们也给银行家们做了详尽的分析和回报预测,但是银行也都提出一个“担保”的问题。被调查的银行中,所有的银行对都对这种汽车改装技术表现出了兴趣,但是,只有两家银行表示汽车改装技术可行,其他银行则表示如果在购买新卡车中运用这种新技术的话,才愿意更大的投资。

       在融资不理想的情况下,方可感慨,“如果政府能作为协调者,给技术供应方提供技术认证,给银行提供担保或者其他支持,从而为卡车供应商提供贷款,并将信息与各方共享的话,将会更好地推动项目的发展”。方可同时指出商业模式运作好坏是货运行业里对能效投资的关键。

如何破解技术、融资难题?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苏明认为:“作为政府部门,应加强研发,尤其在绿色货运技术和设备这类公共产品方面,大力组织研发。并尽量在消费环节给消费者大幅度补贴,以促进节能设备的市场推广。”

       此外,“目前,中国每年有8000亿资金是用于政府采购,在政府采购层面,也应将这些节能环保的技术、设备以及服务纳入政府采购体系,将绿色货运车纳入政府采购的范围”,苏明说。而对于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苏明认为,“政府将注资并与社会的其他融资成立担保公司,设立担保风险补偿金。通过这些担保公司来解决小公司难贷款的问题。”


原文链接:http://www.in-en.com/article/html/energy-1029338.shtml

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2015 亚洲清洁空气中心 京ICP备18042162号